您当前位置:南苑学校校友联谊校友文章
校友张芷纯的作品《福尔摩斯,真相并不重要》
2014-09-24 07:30:44
丁力转载
 

月光静静的笼罩在泰晤士,不知名的小巷内,传来女性的尖叫声,渐行渐远急促的脚步,拉开了序幕……圆形广场旁贝克街221B内,昏黄的灯光打出一片阴影,打字机缓慢的向前推行,石楠烟斗上升腾起一圈圈烟雾,你的脸上显露出那鬼魅的一笑,打字机停留在凶手那一行……

 “纯纯,1000了,快点睡了。”“哦,就来。”思绪回到2012,刺眼的白炽灯,目光停留在凶手的名字上,原来,是他!合上那本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》,端起温热的牛奶一饮而尽,我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你呢?19世纪最伟大的侦探——福尔摩斯!

也许你不是一个完美的侦探,因为你在《米尔沃顿》中,曾非法进入米尔沃顿的家;因为你在《退休的颜料商》中,曾经向苏格兰警场隐瞒了一部分事实;因为你在《波西米亚丑闻》中,输给了那个唯一能够打败你的女性——艾琳艾德勒。但是,我依然觉得你,睿智、敏捷、果敢,也许加上所有的褒义词都不足以形容你。

你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思维上的享受,精神上的支撑,同样你的做人处事也教会了我许多许多……

“呀,我的徽章不见了!”顶着31℃的烈日,上完了体育课,欣的一声尖叫给这个原本就躁动的教室更增添了一丝骚动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欣的课桌边一下围了很多人,“我今天带来学校的《名侦探柯南》的周边徽章不见了。”欣的脸上露出些急躁,不安的翻动着文具盒。那枚徽章我见过,是《柯南》剧场版第12部的周边,做工精致,怎么会不见了呢?“哎呀!欣,你别着急了,再找找吧,说不定夹在书包里了。”寒说着,拿过习题册就开始翻动起来。“对啊对啊,欣现在下结论还太早,再找找吧!”“就是就是!”欣稍微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,可是,在把书桌里里外外的翻了一遍后,依然不见那枚银白色的光泽。

“纯,你说会是谁呢?”“对啊对啊,你不是自称福尔摩纯的嘛,推理一下吧!”“啊?我不知道啊……”我微微一愣,虽然自称侦探,但是所有的线索都是那么的少而零散,况且每个人的表现也似乎都那么正常。又或者不是本班的人?不,不可能,这一节课前,欣的徽章还是在的,况且,每个班都在上课,那么,会是谁呢?

欣“霍”的一下站起来,拍了拍桌子,大声的说:“你们到底谁拿了我的徽章,给我站出来,否则,等我找到你,你会后悔的!”偌大的教室瞬间凝固了下来,所有的人都匪夷所思得盯着脸色微微发红的欣,随即又开始了谈笑。欣气得掀了课本,拉着她最好的朋友凡跑了出去。

可是就在凡转身的那一刻,我似乎看到凡的脸色有点不自然。为什么她在欣拉她的手时有种抵抗?难道?不,不可能啊,如果真是她,那么理由呢?心中似乎有了些结论,但是,我轻轻的摇了摇头,寒察觉到了我的异常,用手肘碰了碰我,“是有什么发现吗?”“没有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”我报以微笑。是啊,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,没有证据,岂能乱下结论?

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默默的关注着凡,凡的动作都在渐渐的肯定着我内心的假设,但是,我该怎么办?是揭穿,还是隐瞒?因为凡和欣的关系,我不忍心看着这一对好友决裂。但是就这样隐瞒,对她们都没有好处。福尔摩斯,如果这时是你,我该怎么办?忽然,我心中闪过《魔鬼之足》中的结尾,我想我明白我该怎么做了!

放学后,我走到凡面前,微笑,点头。她心领神会的点点头。我倚在墙上,静静的看着被染红的大地。火烧云挂在天边,那样热烈的猩红。“你都知道了?”空无一人的教室,诡异的很安静,“恩,如果说是嫉妒的话,那么你这样做是很愚蠢的!”“我没有,我只是看不惯她总是那么高傲,我,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啊,对不起!”泪眼模糊的凡把徽章交给我,支吾了一句:“我希望还可以做朋友。真的,对不起!”

“呐,你的徽章,拜托请你以后收好,昨天找死我了,你猜最后放哪儿了?讲台下啊!讲台下!”

欣疑惑的接过,随后又盯着徽章。我冲凡眨了眨眼,也许这个世界上,有些事还是让它永远成谜的比较好,你说呢?那枚徽章静静的躺在课桌上,银白色的光芒,增添了一道神秘,一道友谊之光!

也许我永远都无法经历那“融化的蜡像”“血色的开场”“焦黑的手杖”“珠宝箱上符号的假象”,又或者是“不在场”“证据完美的隐藏”,或是看到那嘲笑苏格兰场的嘴角微微上扬。但是,因为你,我的歇洛克·福尔摩斯,谢谢你能让我亲手写上它的终场。是你,让我明白:说出真相,永远没有引导一个误入歧途的人性重要。

  

    推荐阅读
      本类热点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