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苏友老师家访手记
2015-03-01 14:21:45
陈苏友
一直说,这学期我一定去家访,可教学繁杂,加上开学诸事缠身,念着念着,就进入了十月——正值全省“课内比教学,课外访万家”活动的开展,借此东风,说过的话,刮过的风,难道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散?
  怎么也得去一次。在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后,一些奋力拼搏的鲜活身影一次次冲击我的视网膜,也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!在一个云淡风轻的周末午后,我打起了突然袭击的念头。电话联系了班上最活跃的“画家”小亮——不说家访,怕他走漏风声。小亮是一个很有艺术气质的男孩,为人热情大方,熟悉同学的住处。他到我家后,我说:请你当向导,带我到小镇的学生家转转。我骑上摩托,带上他,开始了旋风式家访。
  第一家是一位顽皮至极的男孩。他学习拖沓,爱打篮球,对自己很放任,最近表现却很不错,把前几年的顽劣一次性卸下,学习后劲足,进步也很大。到他家门口了才打电话,父母都在!好,我们一起进他的家。我首先表扬了他的进步,我还说:这样努力下去,重点高中很有希望,希望家长、老师、孩子一起加油。喝了一口茶,我提出参观一下他的卧室,他父母很高兴,说:“对对对,他懒死了,不收拾,活该羞羞他!”果真,他的卧室里,球衣、校服、书本、文具,乱七八糟躺了一床一地。那比我高出一头的多嘴男孩,一句话不说,脸红到了脖子根。我没有说什么,离开了他家——我想,接下来的日子,他会一切都好的!
  第二家也是一个男生。他和母亲在家,正在看电视。这个男生也是一个厉害之人,曾因桀骜不驯与老师发生冲突,后来留级到我的班。开始老是闹别扭,到初三突然开窍,开始读书学习。这次的模考,在重点高中的分数线上摇摆,继续努力,将会达到新的高度。我的到来,让他母亲有些惊讶——他的家长,曾被N次请到学校,用他母亲的话说叫“怕见老师”。对于我的突然到访,她第一反应就是苦着脸问:“这个死娃娃又闯什么祸了?”我说:没有没有!他表现很好,我是亲自上门,告诉你他的进步。那男生,在我和他母亲说话时,直直地坐着,双手来回直搓,红着脸,没有插一句嘴。说完表现,我依旧提出看看他的卧室。他的卧室,与第一位一样,我也是笑笑离开了。只是,离开时,我分明感到他们母子的目光里,饱含的感激。
  第三家是班长家。本来不想去了,因为这个班长,我们之间早已默契,无需客套。但想想还是去了。班长是一个小男生——说他小,是因为班上他个子最小,脑瓜却很灵活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班里有他,很多事我都放手。去他家,是想亲自向他的家长,表达一下我的感谢。他父母都在,我把那客套的感谢话说后,他父母反而拘束起来,他母亲请我劝孩子,晚上少看点书——孩子到十二点才睡觉。我说了他一下,接着进入下一个节目——参观他的卧室。进门,墙上是他以前画的几幅画,床上是他疲惫时吹的葫芦丝,桌上是书籍文具,整个房间布置干净整洁,很有书卷气。参观了三家之后,连同行的小亮都感叹不已。
  接下来,我们还走了好几家,相同的节目不断上演,可各剧有各剧的情节和高潮。家访结束后,我心中渐渐萌生了一个想法:以后,要不时家访,而且,要在学生取得进步的时候去,以便鼓励学生继续努力。
    推荐阅读
      本类热点文章